育儿-KEDATONG.COM域名出售

辅助自闭症青年成快递员的“星妈”:尊重他们实现自我价值

2023-03-18 00:00:00

“授人以渔,她帮‘星青年’实现自我价值。愿他们继续努力发光,照亮自己和更多人的人生。”

第七届中国公益年会近日在北京举行,陈美蓉获评2022年度公益人物,对陈美蓉的颁奖词这样说。

1999年,福建泉州的陈美蓉和丈夫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,不幸的是,两个儿子都患有自闭症。

自闭症又称孤独症,是一种从幼儿期开始显现的终身神经系统疾病,存在交往、情绪、行为和智力等方面的多重障碍,孤独症儿童也被称为“星星的孩子”,“星星的孩子”长大后被称为“星青年”。

陈美蓉尝试给“星星的孩子”们寻找未来独立生活的希望,创办了泉州首家自闭症儿童康复机构,也开设农场、书屋、咖啡吧及星青年菜鸟驿站。

如今,陈美蓉已在自闭症领域及其公益活动方面投入近二十年,与团队累计帮助2000多个自闭症孩子及其家庭。针对自闭症孩子长成青年后,面临的独立生活和就业问题,陈美蓉开办快递驿站接纳了10余名“星青年”就业。

3月16日,陈美蓉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,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关注到这个青年群体的就业问题,尊重他们实现自我价值。

以下是澎湃新闻与陈美蓉的对话:

为了两个孤独症儿子,创办快递驿站

澎湃新闻:最初为什么会想为“星青年”做这种辅助性的就业工作?

陈美蓉:因为我本身就是两个孤独症孩子的妈妈,我的两个儿子在2003年确诊为自闭症,由于当时没有找到合适的学习机构,我就想自己办一家。

在家人的支持下,我创办了泉州首家自闭症儿童康复培训机构,截至目前已经为2000多名自闭症儿童提供了康复干预训练。但是我发现很多孩子从康复中心出来以后,因为没有合适的去处,就只能回到家里。

为此,我觉得挺可惜的,前期的康复其实政府投入了很多的资金,家长也投了很多资金,努力了很多,但是还是没能帮助他们真正走入社会。

如果不和外界接触,是会慢慢退步的,所以我很希望能创办这种辅助性就业的机会给这些“星星的孩子”,让他们有机会成为能独立发光的“星青年”。

澎湃新闻:目前快递驿站的规模怎么样?日常工作如何运行?

陈美蓉:目前“星青年”和老师加起来大概20个人。我们会根据每个孩子的能力来分配不一样的工作,比如说会识字并且字写得好的孩子,就负责登记和标记快递。

“星青年”在快递驿站工作。

有些孩子做卫生做得比较好,我们就安排他做卫生,这里面还分擦桌子、擦玻璃、拖地板等部分。

工作时间相对固定,周一到周五的早上8时30分,大家就开始进入前期的工作,例如打扫卫生、整理快递驿站的包裹等。

上午9时左右,快递陆陆续续进来,我们就开始着手做入库的工作。这个时候就会让一些“星青年”把快递送到各家各户了。午休时间,两三个不休息的孩子会留下来处理中午来的快递,或是给附近的商铺送快递。

忙完这些,还需要整理下午需要派送的快递,并做好分类工作。这样下午来上班的“星青年”就可以比较快地去送快递,不耽搁时间。

另外,在快递比较少的情况下,会做一些娱乐,比方说打球唱歌之类的。每个星期三,我们会有一个公益课堂,由福建省助残公益协会的老师来给我们上课,跟孩子们一起唱歌,感受音乐的魅力。

我们看重工作,也看重娱乐。娱乐给孩子们展示才艺的机会,孩子们还是很愿意的,我们也会根据他的特点、爱好去培养。

多给“星青年”包容和支持

澎湃新闻:“星青年们”在快递站工作得怎么样?多久能熟练掌握有关快递的工作呢?

陈美蓉:每个孩子不一样。能独立的孩子也就两三个,别的孩子只做其中的一部分事情,快递这边的工作就像流水线,有的孩子可能只会其中的一块。

比如说,如果新来一个孩子,我们会先观察这个孩子,没有特定说去安排他做哪一件事情。他的能力怎么样并不是我们判断准的,我们对他的了解不多,还是会担心有安全隐患。当我们不确定孩子能够配合我们的时候,就会提出先让家长陪伴,让他逐步地参与进来,然后慢慢地让老师去了解他的各个地方,去锻炼和学习。我们后面会介入一个心理治疗师,还会建议他去医院做一个评估,全方位地帮助这些孩子。

澎湃新闻:做快递驿站的过程中,有没有遇到一些棘手的状况?

陈美蓉:做好快递驿站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,毕竟是让孤独症孩子走出去工作,孩子们的核心障碍是沟通。送快递的时候,为了避免社交障碍,我们其实先是送到家门口上进行拍照留存的,避免直接的社交。

我们还要考虑到安全,万一孩子碰坏了快件,东西怎么赔偿?我们给他们购买心智保险,尽可能地多保护他们,根据突发状况来及时调整更改人员配比,要对每个学生定期做评估。

“星青年”在快递驿站工作。

我们有个孩子能力挺好的,但他那天突然心情不好,在小区里面把快递很用力地甩出去,刚好人家监控可以看到,就发给我们看。这是一个突发状况,我们不可能全程陪同这些孩子送快递,不可能时时刻刻关注并安抚他们的情绪。这孩子的情绪上来的时候,没有老师在身边,他以为他的发泄方式没人看到。就算没有监控,被小区的业主看到,别人看到也会怕。

我们到后面才发现,家长有时候跟我们沟通,也不会完全把孩子的弱点暴露出来。后来我们发现了孩子的情绪问题,就会请家长来沟通。我们能理解每个孩子都有一些问题出现的时候,我们第一时间还是想先稳定他的情绪。是人都会犯错误,我们肯定会给予更多的包容和机会。

之前有的孩子送错快递了,业主很不高兴。其实业主反映问题后,我们就及时去帮他们找,实在找不到还是照价赔偿了。我们应该给他们更多的机会和包容。

我们作为一个老师,可能更多的不是让他去工作,更多的是要关注每个孩子本身的能力后去培养他,这样各个方面都会向好的方向发展。

“尊重孩子实现自我价值,这才是最重要的”

澎湃新闻:目前快递驿站的发展,您觉得算是成功的吗?

陈美蓉:我没觉得成功,因为我的愿望是每个孩子至少可以拿2000元以上的工资,目前他们才拿几百块钱。我觉得很少,相当于我们20个人在做1个快递员的事情。

我觉得太少了,我现在一直跟老师们讲,我们要扩展业务,并不是要所有的孩子能够独立,而是想给孩子更多的机会、更好的生活。

但是我们步伐也不敢迈得太快,因为迈太快了,只想孩子们多一些钱的话,如果后面出现人员配比的问题,那还能不能及时调整呢?我们也期待也希望有人加入进来,一起把快递驿站经营好,或者可以把生意多给我们一些,让孩子们更多一些收入,让更多人去关注“星青年”的辅助性就业,尊重他们实现自我价值,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。